芍之妖妖

常年蹲神狄冷坑的同人文作者,专注反派与冷CP。
业余写诗填词,偶尔摸鱼P图做视频。
也萌历史,大概是贤相控。
然而以上所有技能点全部半吊子_(:зゝ∠)_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百度ID:倩秀婵娟(昵称:-芍之妖妖-)
其他平台昵称:芍之妖妖
没错今后都统一用这个名字啦╮(╯▽╰)╭

No.5 我就数数,讲个故事能把自己虐哭多少次。

《逍遥游》第166章《浮华衍化成朽》——

定定看着元始的鸿钧道人有些恍神。

人死的时候,或者知道自己必死的时候,总会想起很多事情,不管凡人,还是神仙,都一样。

太多被遗忘的东西,之前被忽略的细微处,棋差一步以至今日的恼怒,都在飞速从眼前流过。

最后,竟然定格到了千万年前的紫霄宫。

那时天地已分,混沌未定,众生衍化,紫霄宫与上古诸神一般,居高临下,掌控三界。

命人无数次挑选,才定下要收的弟子,年纪都还小,新奇复杂地望着紫霄宫内的陈设,其实都很聪明,甚至在看见自己的时候,年长沉稳的那个谨慎注视过来,年纪小的大有谁都不放...

2018-09-20

【神狄】屏山血影 十七、身同不系舟

神狄续文之二,承接《偷天换日》,首发百度神探狄仁杰吧。

私设和目录戳这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被徐峤拖着慢吞吞品完一整壶紫笋茶时,唐修远终于明悟了岑瑶在各处香料铺徘徊不去的用意。但一切已然太迟了。

“李郎君回来啦,怀先生没有同行吗?”少女清甜的笑语逐渐飘近雅室。

紧接着是男声的答复:“大人有事,稍后便归。岑四娘还有何事?”

“我是想对怀先生道谢呢,多亏他提醒香奁上雕有兰草,我才找到昨晚那种香方。”话音刚落,雅室的门被拉开,岑瑶和李元芳先后入内,前者正喜孜孜捧着一方精致木盒,未及坐定,便朝唐修远笃定地望过来,“袁公的衣香,也是在西街那家‘兰佩’所买吧?”

熟悉的暗香幽幽浮动,钻入怀...

2018-09-17

【神狄】屏山血影 十六、缘溪逐香远

神狄续文之二,承接《偷天换日》,首发百度神探狄仁杰吧。

私设和目录戳这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孟秋的长城县郊,天未冷而枫未红,然而,只要接近那深紫背影所在之处,便会无端地被一股沉郁的寒意裹住周身,教人喘不过气来。

金忱被摘去罩眼的黑布时,首先看到的便是那几乎融入夜色的一袭紫袍。听到挟持自己来此之人恭敬地称其为“统领”,他只垂首紧盯着那人衣角,压抑着砰砰乱响的心跳,不敢动亦不敢言。

“金忱。”紫袍人开口了,声如玄冰毫无情绪,“你可知我为何要见你?”

金忱勉强稳住声音道:“是……是昨夜在菰蒲轩说的那件事吗?”

“是,白天你表现不错,未在狄仁杰与冯厚德面前说漏嘴,我很满意。”紫袍人语气...

2018-09-15

【神狄】屏山血影 十五、解剑访斯人

神狄续文之二,承接《偷天换日》,首发百度神探狄仁杰吧。

私设和目录戳这里

好像应该先给怕蛇的读者道个歉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抚过猿公剑谱泛黄的纸页,沈斯的手忽而有些颤抖起来:“燕娘子为何突然将这不祥的古卷还给在下?”

幕天楼后园一隅,桂树下两人对坐,红裙女子闲雅地望着清凌凌的小池,闻言微微侧首,面向执书忐忑的清瘦郎君。隔着帷帽,沈斯看不见她的神情,只听得素纱后传出一声轻笑:“书卷本身有什么祥不祥的,只看里面藏没藏要紧东西罢了。到如今,沈郎君还与我打哑谜,有用吗?”

“书卷诚然并无吉凶之分,但……”沈斯自嘲道,“在下因为它无端被人追杀,被狄公所救,又被你们怀疑至今,即便再贪恋其...

2018-09-14

【神狄】屏山血影 十四、未识孤星粲

神狄续文之二,承接《偷天换日》,首发百度神探狄仁杰吧。

私设和目录戳这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所有目光登时齐齐聚在门口之人身上。众目睽睽下,那灰袍男子尚不及有所应对,便被眼疾手快的属吏扯进院子,带至冯厚德面前。他一时挣脱不得,连声分辨:“你们、你们做什么?不拿凶手却来拿我?我只是……咦,明公如何在这里?”他一眼瞧见狄公,不禁怔愣而问。

狄公亦是愕然,细细将他打量一番,颔首道:“想不到竟是你。——冯明府,老夫认得此人,他叫金忱,是洛阳的一位装裱匠人。”

这灰袍人正是原先贡王府的执事金忱。彼时贡王李建受天党利用,为其供给金钱物资,事败后王府遭查封,然因贡王是被天党所灭口,狄公又尽力作保,...

2018-09-14

【神狄】屏山血影 十三、晨起血光寒

神狄续文之二,承接《偷天换日》,首发百度神探狄仁杰吧。

私设和目录戳这里

加了一段关于长城徐氏的内容(非常非常扯!是架空的架空的!)。不过大概是最近《如懿传》看多了,总觉得措辞不太对味儿……

为了补《灵曲竹潭》那个中二脑洞里的各种设定bug,我也是拼了_(:з」∠)_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刘传林离开后,李元芳又在院子周围探查一番,方安下心回到屋中。

狄公正对着桌案上的纸出神,并未听到进门声,直至元芳的身影挡了灯光,才恍然抬眼,招呼他坐下:“元芳啊,今日宴席间,有何发现?”

元芳见那纸上写着唐修远、徐峤、晏珩三人的名字,乃道:“元芳舞剑时,剑锋从每个人面前掠过,最惊慌的是唐修远,险...

2018-09-13

【神狄】屏山血影 十二、嘉友同嘉宴

神狄续文之二,承接《偷天换日》,首发百度神探狄仁杰吧。

私设和目录戳这里

这是很文艺的一章……出场了很多新人物,但没有一个是花瓶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缘溪而行,沿途村镇风光渐次由繁闹转为幽静。出县城二十里,逢箬竹夹岸而生,林中水面连片青碧,极目不见溪源,小舟如泛画中。若溪又称“箬溪”,便是由此得名[1]。刘家庄本位于溪南一里处,刘传林的求恕庄则临溪坐落在北岸的下若,倒是别出心裁地借用了竹林之妙。

再向前去,渐闻稚童的琅琅书声隐约传来,穿插在飒飒竹风中甚是悦耳。狄公听得心情大好,问道:“船家,此处有一间私学么?”

船家笑道:“没错,前面就是刘郎建的求恕学馆,附近乡间不少孩子都在这里...

2018-09-12

【神狄】屏山血影 十一、江左旧湖山

神狄续文之二,承接《偷天换日》,首发百度神探狄仁杰吧。

私设和目录戳这里

要换地图去湖州咯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一朵绽放在记忆深处的青梅,霎时串连起了散落在迷雾中的所有碎片。

书卷,藏宝图,湖州,梅花内卫——所有命案阴谋的生发点,正是那笔销声匿迹多年的越王宝藏。

狄公霍然抬头,正对上李元芳同样灼热惊喜的目光:“大人,我知道了!天党要找的,是蓝……咳,来人!将此人带下去好生招待。”直到侍卫领着阿陆去得远了,他才低声续道:“他们定是在找越王留下的藏宝图。元芳还记得,湖州案时,咱们擒获许世德,却只在他身上搜到了一份藏宝图,之前他从刘查礼和吴孝杰手中得到的两份,却都不知所踪了。这个谜团...

2018-09-11

【神狄】屏山血影 十、雪底青梅绽

神狄续文之二,承接《偷天换日》,首发百度神探狄仁杰吧。

私设和目录戳这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沉郁的琴声悠悠然萦回在狄府书房内外,将明丽的天光无端催生出几分寂寥,连堂内众人话语中那波诡云谲的案情也被染了一层惆怅。

狄春指挥下人依次为主客奉上茶水,向抚琴者道:“仆以为,郎子不参加这个案子是对的,正好避开嫌疑,免得给他们抓住什么把柄来编排。”

《忆故人》曲至终章,清浅如诉的泛音从容洒落,毫无停顿之意。狄秀是知音人,当即应道:“我也这样想,虽说清者自清,但朝中有些事,并不讲求一个‘理’字。好在皇帝纳父亲建言,看似斥责仲闲,实有保护之意,谅他梁王也不敢公然滋事了。只是我不明白,梁王今日为何如...

2018-09-11

占tag致歉

【哔哔】的我真是瞎了两千年的妖眼

实名建议逛神狄贴吧的人不要和“燕双鹰基友杜马”较真

不要较真,不要较真,不要较真

较真就输了

被迫花费时间争辩莫名其妙的问题还是轻的

粉转黑了解一下

从同盟变成专门找茬作对的杠精了解一下

简直觉得仿佛己方混进了一个芥末火鸡的卧底啊


没错,是我们先把人请出群聊的,但是为什么要把人请出去呢?

在计划推翻芥末火鸡的过程中,由于这位吧友的较真,大家被迫多次讨论以下问题:

神吧的大量比武帖有没有意义?

神狄美女联赛有没有意义?

如燕和龙风谁的武功高?

老钱的抗日神剧为什么比其他抗日神剧优秀?

阿妖为什么反对别人以任何理由去...

2018-09-10
1 / 16

© 芍之妖妖 | Powered by LOFTER